site avatar

About

# 一个差生

从高中开始,我就成为了一个差生。

每天与“狐朋狗友”一起Counter Strike, 一起Hearthstone,一起Minecraft,对于我来说,问题不是什么时候摸鱼,而是什么时候不在摸鱼。

靠着一点小聪明,升入还算不错的大学,生活再一次给了我选择的机会:是做一个不服输的人,还是继续默默无闻下去。我咬一咬牙,对上帝说,我既想要快乐的生活,又想要成绩荣誉。上帝默不作声,我天真地以为那紧闭的双唇背后是默许。

进入大学的第二年,暑假,军训。我选择站到最后,但上帝说,你站得太久。于是,他就好像弹倒国际象棋棋盘上的棋子一样,仅用一根手指将我弹入了弃子堆中,他猛吸一口手中的烟,剩下过半的烟头落在地上,他用皮鞋狠狠地碾了两脚,几乎是恨铁不成钢地,起身走出了房间。

我动弹不得,就这样在棋盘边躺了一年,每当阳光从房间南面的窗沿透进来,缓缓从桌脚攀上桌沿,我都会对自己说,“今天该有人来下棋了吧”。因为这样我就能回到棋盘上了。但事实上,在这整整一年的时间里,都没有人走进这间屋子,下过哪怕一次棋。

那天再见胡老师,“有的时候最最简单,最最真的享受就是,到店里去吃一块炸猪排,吃完就什么都好了,”胡老师坐在我斜对角,扒拉着面碗里的那块大排,对我们说道。坐在她边上的我们知道我们学校要抓质量了,她苦、她累,但她,已经懂得怎么放下了。有了这种精神,哪怕肉体上再煎熬,脑中也是一片放松的图景。也许,我就是缺了这样一种自我放松的能力罢。

有的时候,做一个差生,也很难。

# 一个极客

不能说我就是一个极客,因为打心眼里说,我不够格。但事实上,自从小学开始,我就有一个成为极客的梦想。在那段懵懂的时光里,我天真地幻想可以坐在家中,下载一两个软件,照着说明书动动手指,就可以瘫痪别人的电脑。后来我逐渐发现,真正的黑客所做的要比这复杂的多,而其中主要的区别呢,是首先要明白造轮子的重要性。用着现成的软件,我永远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用户,是别人用户数据统计中再平凡不过的一个百分点。

但即便我不能成为极客,我也可以心安理得地做一个极客范的人,不是吗?

我喜欢刷机,喜欢体验新的操作系统,喜欢用代码方便自己的生活,并且乐在其中。

我享受我使用的每一个应用程序,享受我看到的每一个网页,享受在不断试错的过程中找到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,并将每一次的惊喜分享给那些能够共情的人们。

这也是为什么我建立了这个博客,她是我向极客范儿靠拢的最新尝试,也许这又是无限次失败中的又一次,但做一个差生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只要我在不断地尝试,不断地努力就够了,不是吗。

# 一点感谢

说了这么多,最后的最后,我想感谢父母的操持、室友的善待、朋友的帮助、老师的教导。因为没有他们,就没有今天的我,一个不断思考、不断尝试、乐于分享的人。

二〇二〇年三月四日晚
于家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