换一块屏幕,换一个心情

A New Screen for A Good Heart

# 条纹

把我宝的MateBook放在桌上,翻开屏幕,横的竖的条纹就会开始欢快地在Windows桌面上嘻弄打闹。稍微调整一下开合的角度,就像是喘不过气的骆驼找到了负重的平衡点,又恢复原样。

我说,是宝的电子产品,多少带点伤。她说我太损,细数惭愧,又伤她几回。

# 难合我心

一开始我是没想自己给宝换屏幕的,首先,从技术层面讲,电脑改变开合角度就能正常显示,我觉得这顶多是个屏幕排线问题,只消换根线就能解决,其次,无论是官方服务中心还是维修店统统都是买配件到装配件一条龙,一般买了屏幕也不至于拿回家换,再其次,换屏幕这种小事,根本不需要我这样的技术大牛出马(虽然事实并非如此,但考试还是要考)。

不过,现实总是令人措手不及地事与愿违。

无论是第三方店还是官方服务中心,都认为是屏幕损伤,而不是线材问题(当然也不排除他们懒得为了50块钱给我单独拆机换线)。更加让人无可奈何的是,我宝的机子摔过,不保,官方服务中心要价1300——这都快赶上半台本子了;路口小店也并没有屏幕存货,几天过去没有货源消息。

# 下定决心

破站一看,有锐龙版Matebook 14换屏视频,看起来并不复杂,也不需要风枪化胶,心里顿时觉得自信满满。

某宝一搜,还有视频里的同名店铺,只要华为官方的一半价钱,且一样宣称是原厂屏幕,原厂贴合。

蚌埠住了,直接勾搭客服屏幕加线590大洋拿下(现在看来还是被坑了,目前这家店铺屏幕只消550软妹币,略一算计,相当于当时那根同轴线花了我40大洋)。

# 步步惊心

拆开机子我才知道其实Intel版与锐龙版内部差距非常大。但拆都拆了,还是得硬着头皮上(现在想来,可能要是我修坏我宝就买MacBook了)。

关机取出卡托……不好意思走错片场了,这里只需要断开电池排线就可。

Main Components of The MateBook 14 2019

然后断开屏幕排线。

揭下风扇上的BTB排线,抽出主副Wi-Fi天线。

先把屏幕打开到一个可以分离底壳的程度,然后卸下铰链的四颗螺丝,分离屏幕与底壳。

此时我本以为已经无处下手了,整个机器的上半部分严丝合缝,仿佛一块铁板。但胆小心细的我仅观察了半小时,就发现了突破口——撬下铰链盖板,再撬下铰链左右两侧的小塑料片,屏幕下沿就显露了出来。

Disassembling The Display

屏幕右下角有朝下的易拉胶拉手,但殊不知里面的胶带是横着的,我拉出一截就拽断了。

我当时心里就凉了半截,以为可以直接去华为交钱了。但在我宝热情的鼓励与支持下,我直接从屏幕右下角卡进翘片,尝试分离屏幕与A壳。大力出奇迹,居然成功了!

Adhesives under The Screen

从上方掰开松动的屏幕,发现下方横贴的易拉胶依然粘着,如果直接掰开屏幕,恐怕要碎成一地,于是只好先除了胶带。好在易拉胶只要卷上了镊子就能拽出,在五次不小心让屏幕粘回A壳之后,我终于“轻松地”取下了屏幕。

到此,不慌不忙,将新同轴线和新屏幕连接到主板,上电开机,发现一切完好。此时再断开电池,从主板上断开同轴线,将店家送的胶带贴到原先易拉胶的位置(卖家给的不是易拉胶,换屏这事儿应该没有下次了),撕下屏幕四周双面胶,将新屏幕粘贴到A壳上。

接下来简单复原,装上铰链盖板和两边的塑料片,将上下两部分重新通过铰链连接,连接屏线,连接天线,连接BTB排线,最后连接电池排线。

插电,开机,点亮。双击手机亮屏,刚好两小时。

# 孤独的心

一抹菊红在屏幕上盛开,我数了一下,左边是四片花瓣,右边还是四片,很赏心悦目的对称。心里有些也小有成就感,但不出一会就散得干净了,留下的只有一颗孤独的心。

往往做成了一件事,只能孤独地自赏。军营里就算坚持不住也要顶住太阳,顶住如注的汗雨,顶住混沌焦躁的思绪,在队伍里做好一个兵;病床上麻醉退去,顶住刀割的疼,眉头紧锁,不吱一声;电脑前解决了代码中的旷世难题,却惊觉一切只是自娱自乐。

不是所有事情都是考试,都有人给我打分,与身边人评出个三六九等。很多艰难的事情,做到了也不会有喝彩,只是如果没有做到就免不了收到些唾沫星子罢了。

更有甚者,一些没有做到的人因为补救得了奖赏,而做到的人却淹没人海当中。黄老师就在《由武汉疫灾、郑州水患想到的生命教育》一文中尖锐而深刻地提出,水患灾区出了英雄,而从头至尾阻灾于门外者却饱受冷落。

挺身而出者固然值得敬畏,但十年如一日者同样值得喝彩,2008年的《他们》,是否依旧是他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