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人

Host

“片儿川”这家酒楼属当地一绝。

不过晚上六点,厅堂里已坐满了慕名而来的食客,二楼的雅座也多半缀上了灯火。

叶子和他大哥已经在风里立了有十数分钟了——先前托她在城里上工的大舅子订的座,在前台那本密密麻麻写满了名字的白本子上却怎么也找不到一个“叶”字——没想到第一次上城吃饭就吃上了个闭门羹。依着店员的说法,他们还得再等上两三桌客人才能挨上座。大哥不知从哪翻出一张报来,喃喃地念着,不过叶子对报纸上的事儿丝毫不关心,右手扒着玻璃外墙,讷讷地向店里头张望眼。炸得金黄金黄的春卷,热腾腾冒着蒸气的江肴肉,甜丝丝的酒酿圆子,一道道好小菜的香气几乎要穿过玻璃钻进叶子的鼻子里。

“肆拾玖号,里边请。”叶子耳尖,听得店员喊号,立马戳了戳身边的大哥,“是不是到咱了?”

在厅柱边的座子落座,叶子便觉着心里少了些什么,先前那股挠心劲儿渐地消了。服务员拿来菜单,叶子翻开草草看了几眼便推给了桌对面的大哥,大哥嗔怪地摇了摇头。

叶子开始撇过头去打量邻座的客人,是父亲带着一个小女孩,年龄与叶子相仿。父亲毫不掩饰地露着个光脑袋,让叶子心里不知怎的有些想笑,父亲的墨镜收着脚架放在桌沿。这对父女应当是已点过了菜,正呆呆对望着等上菜呢。

趁着这当儿,大哥已点好了菜,招呼服务员过来,轻声耳语:“给咱早些上泡饭,多谢”。就着粥汤吃菜是叶子家的老传统了。

玻璃门“吱呀”一声启开,门开得不大,却刚好够那个身着绿色镶金旗袍,戴着银耳饰,拎着小皮包的阿姨挤身入内。阿姨一进门便目不斜视,径直朝叶子右手边那空桌走去。

“姑娘,给我上个茶”,她显然是在招呼一旁尚在整理碗碟的服务员。见那服务员要给她捎上一份菜单,她又不紧不慢地补上一句,“用不着菜单,这儿的菜名我都背得出”。叶子心里佩服,自己才第一次来,这位阿姨竟已是常客了。

“给我来个白斩鸡,再来个生菜……”

“我们这没有生菜。”

“怎么可能,我上次刚来吃过。”

服务员一拍脑袋,“哦,清炒时蔬有。”

“清炒什么?”

“清——炒——时——蔬——,就是杭白菜,”服务员出奇的耐心。

“哦,白菜是吧,可以可以,就这个。”

服务员笑着摇摇头,回身帮阿姨下单。那姑娘还未走开,阿姨就回过头去气鼓鼓地招手道,“喂,姑娘,这杯水是不是上个客人喝剩下的?”

“怎么可能给你喝过的水!”服务员显然觉得阿姨有些胡闹。

“我没看到你给我倒水。”

“你不相信你问旁边的客人啊。”

叶子并没有注意那杯水所来何时,心里想为姑娘解说,却一时说不出话来。不过阿姨似乎也被这句话镇住了,那姑娘乘胜追击道,“给你用过的杯子我可是要丢饭碗的,不要乱讲啊阿姨。”

“哦哦,没乱讲没乱讲,我大概是没注意到。”阿姨几乎是自觉无趣,喃喃地转过身去,伸手拿起杯子抿了一口,自顾自地点了点头,仿佛是什么东西得到了确证。

这么一来一回,叶子和边上父女这两桌的菜也来了。服务员姑娘先是给父女俩端去了一盘煎饺,又给叶子他们桌上了一盆白斩鸡,和大哥点名要的海鲜泡饭。叶子欢欣鼓舞地拿起筷子,却不知先尝哪个好。大哥见状笑着伸过手来拿过叶子的碗,给她盛上半碗泡饭。

突然,左手边传来一声霹雳,“喂,服务员,比我们晚来的都上了泡饭,我们的怎么还没的上?”叶子心里一咯噔,略略扬眉瞥了眼大哥,见大哥边看报边喝粥,正吃得欢喜,便不作声,继续闷头舀粥吃。

“哎哎,不好意思,马上给您上。”服务员对那女孩的父亲招招手,意作抱歉。

不等服务员回过身去,右手边的阿姨又细声细气地嚷嚷起来,“我都饿得不行了,赶紧给我上个菜,随便哪个都行,白斩鸡、白菜,都可以,快一点呀。”服务员显得有些疲惫,但还是挂上笑点点头,“好嘞好嘞。”

叶子面前的白斩鸡尚未动过筷,好心的叶子甚至想把这盘端给阿姨,让她先填填肚子。不过转念又想到多半会被阿姨拒绝,这股子冲动劲儿又给压了下去。

醋溜虾仁、蟹黄小笼……不知上了几道菜,叶子都没细数,她心里此时还想着左边的“朋友”什么时候能吃上泡饭,右边的“朋友”什么时候能吃上白斩鸡。

令她欢欣鼓舞的是,又不多一会,父女俩也吃上了海鲜泡饭,不过右边阿姨的桌上依旧空空荡荡。阿姨自顾自地喝着茶,目光斜斜地望着窗外的街灯,似是懒得和服务员理论了。叶子的心里不是滋味儿,阿姨本是老食客,店里也不多担待,竟将她晾在这儿,哪里算得上尽得地主之宜。

“来了来了,阿姨!”服务员姑娘清脆的声音如同细雨般打醒了尚在思虑中的叶子。姑娘端了一大盘子来,有白斩鸡、白米饭、炒白菜。咦,还有一碟煎饺子!“这碟饺子是补偿您的,真不好意思,害您等了这么久。”服务员的面上洋溢着发自内心的笑,引得阿姨也解开了紧缩的眉,咯咯地笑起来,“没事没事,谢谢啊。”叶子心里说不出的喜,不觉又有了食欲。

“这菜不是上过了吗,”一旁的父亲仰头看着另一个服务员小哥,指着小哥手里的煎饺。“这碟也是补给您的,方才的泡饭上的实在太晚了。”叶子“哧溜”咬下一只小笼,馅儿还是原来的肉馅儿,汤儿还是原来的汤汁儿,却不知怎的,暖融融、甜津津的。

2020年10月9日于復旦